愚蠢之愛?空洞之愛?從「愛情三因論」探討新蘭戀情的困境

愛情三因論

大家聽過「愛情三因論」嗎?「愛情三因論」又被稱作「愛情三角理論」,由耶魯大學心理學家羅伯特·史坦伯格研究並發表。該理論以「激情」、「親密」與「承諾」三大要素為基礎,將愛情分成「迷戀之愛」、「喜歡之愛」、「空洞之愛」、「浪漫之愛」、「友伴之愛」、「愚蠢之愛」與「完美之愛」等七大類別。

新蘭

具備三大要素的愛情被稱作「完美之愛」,同時也是大多數人眼中最理想的戀愛模式。不過也不必太拘泥於追求「完美之愛」,只要兩人對於愛情的想法一致,無論經營哪種愛情都有機會獲得幸福。舉個例子,老夫老妻間的「柏拉圖式愛情」即是缺乏激情 (無性愛、互不依賴等等) 的「有伴之愛」,但也並不能說他們不幸福對吧?更有甚者,或許他們過得還比許多整天放閃的情侶更滋潤呢。當然話說回來,擁有「完美之愛」確實較有機會得到良好的戀愛體驗 (相對於其它類別之戀愛模式),這是任何人都無法否定的事實。

新蘭 柯哀

「愛情三因論」與《名偵探柯南》

前面鋪陳了一大堆,相信聰明的各位已經知道阿比丁要幹什麼了。接下來的內容,將嘗試以「愛情三因論」分析新蘭之間的愛情。由於本人並非什麼心理學專家,如有論述不嚴謹的地方,還請各位不吝指教。

新蘭黨

工藤新一與毛利蘭的愛情進程

迷戀之愛 (Infatuated Love) → 愚蠢之愛 (Fatuous Love) → 空洞之愛 (Empty Love)

➤ 迷戀之愛:只具備激情 (包括性慾、佔有慾、需求感等各種原始慾望),不具備親密與承諾的戀愛模式。於「初戀」、「婚外情」、「開放性關係」中較為常見,名柯中最知名的案例為「休學旅行篇」以前的新一與小蘭。青山雖沒有過多著墨兩人於性方面的的刻畫,卻詳細描繪了新蘭對於雙方的佔有慾與需求感。如上所述,佔有慾與需求感亦是激情的一種表現方式。而隨著新一於「新蘭倫敦篇」倉促告白,並於「修學旅行篇」收到小蘭的簡訊回覆,兩人的關係也從「迷戀之愛」轉變為了「愚蠢之愛」。

新一小蘭結局

➤ 愚蠢之愛:只具備激情與承諾,不具備親密的戀愛模式。於「一見鐘情」、「相親結婚」、「策略婚姻」中較為常見,名柯中最知名的案例為「休學旅行篇」以後的新一與小蘭。令人驚訝的是,兩人經營「愚蠢之愛」的時間並沒有持續太久。仔細翻閱新蘭成為男女朋友後的漫畫內容,不難發現在完成告白之後,新一並沒有對小蘭更加上心,反而有種「任務完成」後的詭異放鬆感。在此之後,小蘭於原作漫畫中的存在感越發薄弱,也完全找不到新蘭發糖的相關劇情。而小蘭這邊也不遑多讓,在接受新一的告白之後,從前那種哀怨的「望夫石」形象不見了。明明正常情況下,交往後反而會更想見對方不是嗎?因此合理推測,或許對於這時的毛利蘭來說,她想要的其實並不是新一的陪伴,也不是新一的愛與支持,而是「新一女友」這個名份而已吧?於是乎,兩人的關係迅速從「愚蠢之愛」質變為了「空洞之愛」。

➤ 空洞之愛:只具備承諾,不具備激情與親密的戀愛模式。於「相親結婚」、「策略婚姻」、「不合適之戀情」中較為常見,名柯中最知名的案例為「休學旅行篇」以後的新一與小蘭。就如同剛剛提到的,新蘭二人在確立關係後,感情並沒有變得更加融洽,相處過程也毫無心動感可言。兩人的情侶關係全靠簡訊、電話與那句虛假的告白維繫,「無法頻繁相見」使他們永遠無法獲得親密,「認知上的差異」使他們之間的激情被消磨得所剩無幾。為何那麼多人不認同新一與小蘭的愛情?為何在新蘭黨高呼「新蘭永恆」的同時,還有那麼多柯哀黨暗潮洶湧?真的不是柯哀黨故意找碴,今天別說灰原哀了,把新一的對象換成世良、步美甚至園子,都遠比毛利蘭來得合適許多。

新一小蘭結婚

新蘭能對應「平和戀」嗎?

許多新蘭黨口口聲聲說的「新蘭對應平和」,到底是真是假?非常遺憾,如果從「愛情三因論」來審視這兩對情侶的關係,那可真是完全不一樣。由於平次與和葉並非本文的主角,這邊先簡單提及其愛情進程,詳細的劇情分析請見之後的文章。

有告白:喜歡之愛 (Friendship) → 浪漫之愛 (Romantic Love) → 完美之愛 (Consummate Love)
沒告白:喜歡之愛 (Friendship) → 浪漫之愛 (Romantic Love) → 喜歡之愛 (Friendship)
新一小蘭交往

阿比丁認為,目前平次與和葉卡在了「浪漫之愛」這個階段,也就是具備激情與親密,不具備承諾的戀愛模式。而影響「平和戀」是否能進入「完美之愛」的關鍵因素,自然是平次心心念念的告白了。假如其中一人成功完成告白,那麼在旁人眼中早已如膠似漆的兩人,便能順理成章地開始交往。而如果雙方始終按兵不動,過長過久的曖昧期很可能會使「浪漫之愛」冷卻為最初的「喜歡之愛」。從「浪漫之愛」冷卻為「喜歡之愛」固然可惜,卻也並不是什麼壞事。換個說法,至少比目前新蘭從「迷戀之愛」質變為「空洞之愛」的情況好上許多。

新一小蘭告白

名柯中為數不多的「性暗示」

在本文結束前,阿比丁想談些刺激的東西。根據前面講過的定義,「迷戀之愛」是只具備激情 (包括性慾、佔有慾、需求感等各種原始慾望) 一種要素的戀愛模式。青山對於年紀尚淺的新蘭,只著重刻畫了「佔有慾」與「需求感」。那麼名柯中有沒有關於「性慾」方面的描繪呢?答案是有的。仔細深挖早期漫畫內容的話,會發現貝爾摩德 (苦艾酒) 與琴酒似乎有著不可告人的複雜關係。「好久沒有調杯馬丁尼了」這句話,乍聽之下沒什麼,實際上則是赤裸裸的性暗示啊!要知道馬丁尼這款調酒,可是由苦艾酒、琴酒調製而成的。話就說到這裡,相信大家能心領神會。

柯哀黨